中国新闻周刊:扬州投近百亿造350座公园,利益

 新闻资讯     |      2011-01-02 11:02

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东方IC图

近日,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出版了《公园城市》一书,在这背后是扬州历时5年的“公园城市”实践。

在这5年间,扬州兴建了350座公园,密度达到“10分钟可达”的程度——无论是走路、骑行还是开车,10分钟之内,都可以抵达一座公园。

在扬州的“造园”历程中,公园成为了观察这座城市发展的新视角,公园体系也成了主政者经营城市的手段。

公园犹如杠杆,撬动着土地价值,吸引产业和人才,公园建设由上至下,被层层推进着,其间伴随着争议,甚至曾给这座城市的主政者带来压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园建成并投入使用,公园投入与产出之间的矛盾并未消弭,管理和维护等方面的问题也逐渐显现。

公园的价值和效益该如何评估,这道“填空题”,答案待解。

“造园”的扬州样本

2012年底,位于扬州瘦西湖畔的“老体育场”动议拆迁,引发了一场声势不小的信访风波,一时间,扬州的市长信箱和网络论坛被各种批评和抗议之声“塞满”。让这座城市的主政者感到困惑的是,为何市民对一座已无多少使用价值且老化严重的体育场的存废如此在意,而更大更现代化的新体育场已经在建。

多轮的调查发现,反对拆迁的主要是周边的居民,问题的症结也被找到,市民真正在意的不是老体育场的看台,而是体育场里的那条400米跑道;担心的也不是拆掉体育场,而是担心失去锻炼的体育场地。扬州主政者意识到了老百姓对运动公共空间的迫切需求。

扬州的决策层决定,老体育馆拆除后,将距离不远的宋夹城考古遗址公园,打造成免费的体育运动休闲公园,先后投入2.5亿元进行建设。

宋夹城位于瘦西湖风景区核心地带,原本打算在此建一个商业价值颇高的度假村。宋夹城风景区管理处副书记陈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宋夹城区域经过整体动迁和生态修复,相关投入高达十多亿元。整个决策过程伴随着争议,“有过不同的声音,但最后还是决定还百姓一个公共空间。”陈炜说。

2014年4月,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建成开放,第一年就接待市民游客400多万人次,成为扬州最火的公园。扬州“造园”的帷幕就此拉开,宋夹城也成了扬州公园建设的样板标准。

扬州大学建工学院副院长、扬州市规划局原总规划师刘雨平是扬州公园城市建设的智囊之一。在刘雨平看来,扬州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公园体系。扬州的城市公园体系由大型综合公园、社区公园和口袋公园构成。

从城市整体的规划角度来看,扬州以公园作为城市的重要节点,以沿路沿河绿化将城市绿地系统连为一体,锚固城市形态。公园体系作为城市规划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规划上打破行政区划的界限,统筹布置城市生态空间。

扬州市住建局党委委员、园林管理局副局长陆士坤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总结了扬州公园建设在土地资源利用方面的两大特点:一是舍得把黄金地段拿出来做公园,二是注重对于一些荒滩、垃圾场和城市洼地的修复、开发,将其建成公园。例如,占地二百多亩的扬州“花都汇”生态公园,原先是垃圾填埋场,东南片区的七里河公园,则是由工业地块改造而来。

刘雨平认为,公园绝不是满足一个单一的目的,需要形成一个体系,并进行系统的搭配。在刘雨平看来,公园的“大、中、小”搭配不是数量上的“好看”,而是要满足居民不同的使用需求。

扬州的经验是公园的建设要和扬州的地形地貌结合起来,因地制宜利用空间建公园,而不是一刀切去做事。在扬州的公园城市建设实践中,新城区与老城区公园建设则是两个不同的思路。

在新区的规划中,扬州往往把大型公园作为规划的核心,首先考虑是中心公园的选址。新区“七通一平”后,往往先在中心区域规划建设生态体育休闲公园,然后按照“公共空间—公共服务—居民住宅”的建设时序,布局学校、商业设施、商品房等。以位于扬州西区的明月湖公园为例,2005年,扬州开始开发新区新城,利用原有河道开挖明月湖,建设中心公园,并在周边布局公共服务设施、大型商业综合体、剧院和交通枢纽。

扬州住建系统一位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新区进行规划的时候,把公园作为核心要素进行规划,公园位置先定下来再进行周边配套规划,就可以把这一区域整体盘活, 澳门威尼斯人赌城软件,“如果等这一块地方繁荣起来以后,再回过头来去补建公园,可能付出的成本代价和阻力就会很大。”